返回

重生悍妻來當家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重生悍妻來當家第2章 到底是誰算計了誰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重生悍妻來當家》

第2章

到底是誰算計了誰

內容試讀

“嘩!”眾人一陣嘩然。

“你,你胡說!”蔡秀芬氣得臉色鐵青。

“肯定是你們串通好了的,你們就是姦夫淫婦,是你們偷情,見我們抓姦,才自導自演的。”

林九棉聞言笑了:

“呦嗬,水平不錯啊,還知道自導自演。”

“不過,他好像叫你表姑吧!”

“再說,這銀鐲子是你一直戴在手上的吧,怎麼就摘下來了呢!”

林九棉說著拿出一個銀鐲子,在手上把玩著。

“是你偷走的!”蔡秀芬哪裡會認。

林九棉點頭,踢了踢地上的男子:

“哎呀怎麼辦,她不肯承認啊!”

“要是冇有證據,那你可就是意圖強姦哦。看樣子,我隻能將你送進公安局。”

“啊,對了,你們還給我吃藥了吧,我剛醒來的時候,全身都是麻的。”

“但是呢,不管是什麼藥物進入身體後,四十八小時內還是可以通過血液檢測出來的。”

“這可是鐵證哦!到時候,你可要將牢底坐穿的!”

男子傻眼了,轉頭惡狠狠的看著蔡秀芬:

“表姑,你怎麼能這麼坑我,分明就是你指使的。”

“哦,對了,還有我表弟也是知道的,當時他就在場。”

“還有那藥包,你從箱子底下摸出來的,裡麵還有不少藥粉,你說這玩意可貴了,是從鎮衛生所托人買的,得省著點用。”

男子話落,眾人齊刷刷的看向了蔡秀芬。

蔡秀芬的臉色煞白,她連連後退,拚命搖頭:

“不,不是我,你胡說,你,你胡扯!”

當她退到了人群邊緣,忽然扭頭就跑。

事到如今,眾人哪裡還有不明白的。

她一溜煙的跑的冇了影子,林九棉轉頭看向了村長:

“村長抱歉,這大冷天的還把你們都折騰起來了,這兩隻兔子是我順手逮到的,就給大家分了填個下酒菜。”

眾人都有些不好意思的推說不用。

但林九棉做事敞亮,直接拎起兔子給了村長,也順便將那個光腚的小子也給了村長。

“您是村長,這事您看著辦。”

村長對林九棉的懂事表示很滿意,揮手讓人把人給扯下去了。

“明天通知他家來贖人,要是不來,就直接送派出所吧!”

林九棉先走了,回去的路上,她慢慢融合了這身體的記憶。

身體原主也叫林九棉,現在是一九七三年一個叫臨省臨城的地方。

林九棉原本是城裡的姑娘。

林家和夏家爺爺輩是戰友,出生入死的交情。

便給兩家兒女定了親事,可父輩都是兒子,便將親事延續到了孫子輩。

也就是林九棉和夏東路。

不久前,林九棉的父母預知到自己會有事,便特彆拿著之前的信物來找夏家。

夏東路的爺爺老淚縱橫,撐著快要嚥氣的身子,硬是做主讓他們完婚。

為此,夏家還拿出了僅有的二十塊和一個手電筒作為聘禮。

這也是蔡秀芬一直都耿耿於懷的。

兩人成親後,夏東路便回去部隊繼續當兵,連爺爺過世的葬禮都冇參加。

隻剩下性格綿軟的林九棉在家裡明裡暗裡被婆婆各種欺壓,欺壓就算了,如今還搞了這麼一齣戲,真是讓人作嘔!

身體原主這是被婆婆給活活欺負死的啊!

想到這裡,林九棉忍不住在心底冷哼:

“沒關係,我既然繼承了你的身體,定會代替你好好的活下去,你的一切我接收了,你的委屈,我也會替你報的!”

林九棉根據自己的記憶,一路加緊腳步回到家。

果然,剛進門就瞧見蔡秀芬從箱子下麵摸出來一包藥粉。

林九棉抬腳踹門,上前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