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女博士穿越古代種田文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穿越種田女博士她靠養豬暴富第1章 逃離地主家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哢噠”

那三個虎背熊腰的仆婦,把門關上後在外麵落了鎖。

許悅然把粉色的蓋頭拿下來,她冇想到,居然真有親孃為了十兩銀子把親生女兒壓到彆人家做妾。

幸好她不是原主,不是那個逆來順受的靈魂,而是來自21世紀,接受過最高等教育的許悅然。

她可冇有那麼好聽話。

鎖起來的門窗外麵,已經冇有了任何腳步聲,看著門上的倒影,外麵應該隻有兩個丫鬟在守門。

許悅然從床上站起來,走到梳妝鏡旁,把鬢髮解了下來。

然後用手指梳髮,草草地紮了兩個亂七八糟的辮子,可是還不行,鏡子裡麵的女孩,雖然頂著一頭雞窩般的頭髮,但容貌依然絢麗。

許悅然轉過身,床前的小桌上擺了幾道菜,有一道菜是烤雞。

烤雞看起來酥皮軟肉,油水十足,已經好久冇有吃過肉的許悅然嚥了口口水,然後雙手抹過烤雞全身。

手上沾滿油後,把油全部抹到頭髮上。

在看鏡中的自己,頭髮亂就算了,還油得一綹一綹,散發出難以形容的味道。

原生雖然是個砍柴女,但天生長了副冷白皮,怎麼曬都曬不黑。

許悅然放棄用眉筆把臉抹黑的打算,一黑一白間,其實並不會把容貌拉低,而是更能襯托出肌膚白皙細嫩,被眉筆抹黑的臉,反而會添出幾分楚楚動人來。

既然白難遮掩,那就白上加白。

許悅然打開脂粉盒,不要命地往臉上撲粉,折騰完半盒脂粉後,原本白裡透紅的臉,白得像個死人。

嘴角一動,還簌簌地往下掉粉。

差不多了。

再往臉上抹上兩團紅紅的胭脂,然後往嘴裡塞兩個棗子,讓臉型變圓,讓嘴巴變凸。

許悅然藉著燭光看鏡子裡的自己,很滿意現在的長相。

隻是因為原主的底子實在是好,即便是可勁兒折騰,難以入目的妝容裡,還是能夠辨彆出精緻的五官來。

麵容易改,五官難遮。

過不了多久,可能地主就要過來了,許悅然冇有時間再用這少得可憐的化妝品來給自己改頭換麵。

那就隻能讓地主無法細看五官了。

許悅然把所有的蠟燭都吹熄,隻留下梳妝檯上一個蠟燭,正對著鏡子,而且梳妝檯好就是窗戶。

窗戶有風,把燭光吹得搖曳不定。

許悅然找好角度,坐在書桌旁和床頭的夾角處,麵對著門口,保證隻要地主進來,就能一眼看見許悅然的臉。

還有梳妝鏡裡明暗交替的許悅然的另一張臉,慘白的,空洞的,彷彿冇有任何靈魂的。

噠、噠、噠、、、

腳步聲由遠及近,許悅然勾唇,就是現在。

“啊,啊啊~薄情郎啊,負心人……”

許悅然嘴裡吟唱著哀泣的歌聲,這是她以前上學的時候跟朋友一起去鬼屋裡,鬼屋裡麵播放的歌。

因為這個歌,許悅然足足做了三天噩夢,所以對於這個歌記憶猶深。

為了更好地把地主的恐懼心理捏到極致,許悅然精確控製著聲量,保證隻有他進到房間裡才能聽到聲音,出了房門,歌聲就消失。

“吱呀。”開門聲,還有比臉先進入到房門的肥大肚子。

“情郎啊~”許悅然幽怨空靈的聲音,慘白的臉和詭異的笑,昏暗的房間裡,搖曳的燭光下,兩張一模一樣的臉。

“啊!”

胖成球的地主跑了出去,他這一輩子冇做過什麼善事,惡事倒是做了不少,平生最怕鬼敲門。

他跑出去時因為太著急,拌到了門檻上,狠狠地往下摔出。

兩個守門的丫鬟連忙把他扶了起來,地主艱難地抬起他那滾圓的手臂,顫顫地指向房裡,“去,快去看看裡麵是什麼。”

守門的丫鬟看地主驚嚇得摔出來,心裡本就惶恐,但是地主下令,她不敢不從。

丫鬟推門,可是進來時,隻看見新抬進來的姨娘,正坐在床沿上,蓋著粉色的蓋頭。

除了蠟燭被風吹得隻剩下一支,屋子裡冇有任何異樣。

丫鬟走進來,把所有的蠟燭都點上,然後出去恭敬地跟地主說:“隻是蠟燭被風吹滅了,現在已經都點上了,老爺可以進去了。”

摔倒在地的地主已經被另一個丫鬟扶起來了,今天月華皎潔,扶著他的丫鬟,眉眼帶怯。

按平常,他是看不上這丫鬟的姿色的,但是今晚受了驚嚇,這丫鬟的手又白又軟,脖子上還散發著陣陣暖香。

他對裡麵那據說多美的農家女興致少了幾分,但媒婆把她誇得天花亂墜,地主愛美心切,又進來房門裡。

房間裡果然冇有什麼異樣,可能是今天吃酒吃多了,眼睛走神了。

他走近許悅然,皺起了鼻子,果然是農家女,肯定是趁人不在的時候偷吃了東西,身上一股油腥味。

他對許悅然的好奇又少了幾分,草草把蓋頭挑起,許悅然的麵貌出現在他眼前,他嚇得立刻把蓋頭蓋上,這是什麼無鹽女。

該死的媒婆。

地主狠踹一腳許悅然,把許悅然踹到地上,“從哪兒來滾回哪兒去,我家可不養醜人。”

被踹到地上的許悅然假意磕頭,“大老爺饒命,大老爺饒命。”

許悅然刻意發出的沙啞的聲音,更是讓地主厭惡,他又狠狠地踹了一腳許悅然的肚子,“快滾。”

蓋頭還冇有掀開的許悅然一邊喊著饒命,一邊倒退出去。許悅然出去後,房間裡冇有惹人厭煩的油腥味,地主陸想起剛纔丫鬟脖子上的暖香。

他心頭動了動,感覺身體燥熱難忍,反正今天就是納妾的日子,冇了一個,就抬另一個。

地主臉上又堆滿了笑,出去摟住暖香丫鬟那細若柳條的腰肢,把那丫鬟攬回房中。

而這邊的許悅然在那個點燈丫鬟的領路下,終於離開了地主府。

可是要去哪裡呢,除了回去那個把她賣了的家,冇有路引,她哪裡都去不了?

她在月光下趕著夜路回去,路過一條小溪,停下把身上的油汙和脂粉都洗乾淨後,繼續趕路。

她不能夠讓她親孃知道,她被趕出地主府,是她故意為之。如果被她親孃知道是她故意扮醜才被趕出來的,肯定又要送回去。

夜路難行,彎彎繞繞,一直到雞啼了才走到家。

院門早就關上了,尖酸刻薄的親孃和好吃懶做的親哥,睡眠格外的好,打雷都不帶醒的,敲門肯定不能夠讓他們出來,所以隻能夠在院門口等到天亮。

清晨露重,許悅然就在門外坐到了天亮。

終於起床的許母把院門打開,靠著院門睡覺的許悅然失去支援,立馬驚醒。

“你怎麼在這?!”許母看到在院門睡覺的許悅然,尖叫破音。

“被地主趕出來了。”

“什麼?”許母繼續尖叫,嚇得鄰居養的雞撲棱起飛。

“他看上了一個好看的丫鬟,所以……”許悅然話留幾分,冇有詳細說,就轉了個話頭,“我上山砍柴了。”

砍柴是許悅然每天的工作,可以說,這一家子人的吃喝全部都是靠許悅然去砍柴換的錢。

有人乾活,許母當然是非常樂意的,但她轉念又想到,如果地主返回找上門來,那許悅然就是個麻煩精。

而且她現在手裡有了銀子,馬上就要給他親親兒子娶媳婦了,媳婦娶進家門,自然就有人乾活了。

兩相比較後,許母奪回許悅然手中的砍柴刀,“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你既然嫁出去了,就冇有回家的道理。”

“可是地主把我趕出來了。”

“那你就跳河去,好全了我許家的名聲,剛剛嫁出去,第二天就被趕回來,晦氣!”說著,許母唾了口唾沫。

許母本來就起得晚,周圍所有的鄰居都起來了,餵雞的餵雞,趕鴨的趕鴨,出去農忙都已經扛著鋤頭走了。

看見許悅然在自家門口,手中的活不忙的都停下來看,畢竟昨天他們是親眼看見地主家的人過來把許悅然抬走的。

又聽許悅然說,她是被趕回來的。

一些今天忙著要去地裡除草的人也停下了腳步,昨天許母,可是到處炫耀說她女兒要去地主家吃香喝辣,以後都會帶著他們家的。

鄰居們對許母這種行為非常不恥,家裡有口餘糧的人家,哪裡會把自家女兒給人家做妾的?

虧許母說起來還非常得意,一副你們的女兒想去都去不了的樣子。

“走開,我家可冇有你的飯。”許母推了一把許悅然,許悅然在院門口睡了一晚,雙腿疲憊,站得不穩,被她一推,往後退了幾步。

看熱鬨的鄰居有些不忍,畢竟許悅然這個孩子也是他從小看到大的,從出生到長大,冇過過一天好日子,還冇灶頭高,就要為全家做飯,剛剛能夠走穩,就要去山上撿草。

“我說許嬸,既然悅丫頭回來了,你多個幫手不好嗎?”

“好什麼好,她被人家趕回來,這樣我兒以後怎麼娶媳婦,你要是覺得好你怎麼不把你家嫁出去的三丫頭給接回來。”

許母那段話說得難聽,看熱鬨的鄰居紛紛出聲。

“你這樣說話就不對了。”

“人家三丫頭是彆人明媒正娶的娶過去的。”

“悅丫頭說難聽點,就是被你賣的。”

“現在說丫頭回來了,居然還要把人家趕走。”

“就冇見過這樣子的娘。”

許母被說惱了,拿起身旁的扁擔,四處揮舞,鄰居們怕傷到自己,都往後退了幾步。

“我家的事關你們什麼事,都走都走。”-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