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試婚在即,老公,你的馬甲掉了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一章 婚姻真的是愛情的墳墓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淩晨三點,晏城彆墅D區25號。

客廳裡的水晶吊燈微微搖曳,灑下點點繽紛的光芒,光斑落在女人的眉眼之間,徒剩一抹哀涼。

“老婆,我錯了,我隻是……隻是喝醉了……”

男人跪在女人的麵前,眼眶微紅,語氣懇切。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誰也不會相信,這個坐擁十二家公司的老總,一個事業成功,每年都榮獲優秀青年企業家稱號的男人竟然也有下跪向人認錯的時候。

是啊,三十歲的青年,白手起家,幾乎成了一個商界的神話。

這樣的男人如果長相普通便罷了,可偏偏他還生得英俊瀟灑,也難怪那些小姑娘一個個如餓狼撲食一般往他的床上爬了。

可,即便如此,那種事,也是一個巴掌拍不響的事。

女人坐在沙發上,兩隻腳併攏,雙手放在膝蓋上,看起來很平靜的姿勢,可指尖因為用力已經微微泛白。

“孟杵,我們離婚吧。”

穆漓夕終究還是說出了這句話,比想象中的,要容易許多。

孟杵抬頭,震驚得紅了眼,細看,眼中還有薄薄的淚,他哽咽,“漓夕,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嗯。”穆漓夕應了一聲,手指緊了緊。

空氣中是短暫的沉默,孟杵煩躁的癱坐在地,從定製西裝裡掏出一盒香菸,拿了一支,打火機點了好幾次才點燃。

他的手微微顫抖,一口接一口的抽菸,“漓夕,你知道……和我離婚意味著你以後會過什麼樣的生活嗎?”

“嗯。”穆漓夕嘴角扯出牽強的弧度,停頓了很久,道:“當初在學校裡的你,也是一無所有的,既然我和你在一起時,不在乎你的窮困,那……我離開你時,一樣不會害怕貧窮。”

聞言,孟杵一把將菸頭扔在地上,站起身握住穆漓夕的雙肩怒吼道:“為了離開我,你真的什麼都不顧了?”

穆漓夕抬起頭,一瞬不瞬的盯著他,突然笑了,笑的時候,眼中有淚。

她冇有說話,孟杵卻真的怕了。

相愛八年,他是瞭解她的,她越生氣就越沉默,如今這樣咬著下唇哭泣,那就是傷到了極致。

當穆漓夕的眼淚落下的時候,孟杵也哭了,他鬆開了她的肩頭,有些無力的跪在了她的膝前,聲音哽咽,卻無力訴說,因為他有一種感覺,也許,他真的快要失去她了。

孟杵的母親汪樂玲來到彆墅的時候,就看見孟杵跪在穆漓夕麵前埋頭痛哭。

她作為一個母親,苦心經營十幾年,終於將兒子養育成才,尤其是這幾年因為孟杵事業的成功,她在親戚朋友麵前也是揚眉吐氣,兒子就是她現在最大的驕傲。

而現在,這樣值得她驕傲的兒子,竟然跪在一個女人的麵前痛哭?

汪樂玲怒火中燒,幾步衝到兩人麵前,抬手一巴掌就打在了穆漓夕的臉上。

“穆漓夕!你算什麼東西?”

“就你這種條件的女人,我兒子娶你就不錯了,你還拿捏上了?還敢讓小杵給你下跪?”

“平時你不儘心儘力照顧小杵,我這個做婆婆的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是了,畢竟那是你們兩口子的事。可現在你讓他下跪,還真把自己當回事了?他是殺人放火了,還是作奸犯科了?”

“小杵現在也是有名望的人,是你這種人可以羞辱的嗎?”

汪樂玲一邊扯著孟杵,一邊破口大罵。

穆漓夕突然被打了耳光,臉頰上火辣辣的疼,好一會兒,她纔回過神。

她捂著臉頰看向汪樂玲,“媽……孟杵出軌了。”

她還叫汪樂玲媽,因為捫心自問,結婚以來汪樂玲一直對她不錯,所以汪樂玲突然動手,讓她有些措手不及。

以前她和孟杵吵架,汪樂玲從未說過一句她的不是,每一次都是站在她這邊,幫著她罵孟杵,那時候,她覺得,能和孟杵結婚,能得一個這樣的婆婆,真的是她的幸運。

所以,在這絕望的時候,詭異的,她竟然向汪樂玲發出了求救的信號。

可她忘記了,婆婆,終究隻能是婆婆,在涉及到和他兒子的根本利益的時候,再好的婆婆,也絕對不會站在兒媳婦這一邊。

尤其是眼前的汪樂玲,謾罵時候的嘴臉,猙獰又醜陋,和她印象裡那個包容大度的婆婆真的太不一樣了。

是她的婆婆變了,還是她由始至終都不曾看清過婆婆的真麵目?

穆漓夕突然有些好笑,她的確是眼瞎,看男人瞎,看婆婆,也瞎!

果然,下一秒,汪樂玲又扯著嗓子罵了起來。

“就算小杵出軌了,你也不能讓他下跪!我的兒子我知道,是個知錯能改的人,他知道自己做錯了,就一定會改!你就不能大度些,原諒他一次?而且……這件事,你也不能完全怪小杵,你們結婚三年了,一直都冇有孩子……你放心,我這個做婆婆的絕對公平,他錯了,我讓他當著你父母的麵斟茶認錯,這件事就這麼揭過,行嗎?”

大度一些……

不原諒他的出軌,倒是她的不大度了。

穆漓夕緩緩的搖搖頭,終究,隻歎了一口氣,“阿姨,我決定和孟杵離婚了。”

有些東西,永遠揭不過去,那是一道坎,跨不去的坎。

汪樂玲許是被“離婚”兩個字嚇到了,抓著孟杵胳膊的手許久冇有鬆開。

突然,她笑了,指著穆漓夕的鼻子嘲諷的道:“離婚?我兒子現在身價幾十億,你捨得和他離婚?如果我冇記錯的話,當初你們結婚的時候,可是簽過協議的,誰要提出離婚,就淨身出戶!這協議,還是你那父母怕你被拋棄才逼著小杵簽下的,現在可好,自己挖坑自己填喲。”

穆漓夕也不想哭的,她不想在孟杵和他的母親麵前哭泣,那樣顯得自己太過軟弱,可,她到底不過是一個很普通很普通的女人。

她哀傷到了極致,眼淚早已洶湧決堤。

見她一直哭,孟杵也慌了,拉著汪樂玲勸道:“媽,你彆說了,小夕隻是說的氣話而已,我們不會離婚的,我也會像你說的那樣,當著嶽父嶽母的麵斟茶認錯,我保證以後這種事絕對冇有下一……”

他的話還冇說完,穆漓夕突然站了起來,她破涕為笑,看著眼前這對母子,笑出了聲。

她笑完之後,抬手擦乾了眼淚,很冷靜的說:“明天一早,民政局上班的時候,我們去辦離婚手續。”

相戀五年,結婚三年,她才認清了一個現實,婚姻和戀愛,真的是兩回事。

她想,餘生,她也許會再交男朋友,可,絕不會再結婚了吧。-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