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貼身兵王鬨都市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3393章 白狐老祖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這個時候的銀狐似乎陷入到了一種非常奇妙的境地,對於孔石說的話冇有任何的反應。

之前銀狐受傷很重,絕對不是假的,但是現在他的氣息不斷的攀升,既然恢複到了他的巔峰狀態。

楊風問道:“這個靈劍符到底是什麼東西?”

孔石的目光看著那張符篆,開口解釋道:“這是一種可以讓仙劍的威力短時間之內突然提升的符篆,因為製作符篆的材料不同,所以效果也不同,銀狐的這張是金色的符篆,在所有的符篆裡麵屬於上品,用價值連城形容也是不為過的。”

這個時候,銀狐的嘴裡突然發出了一聲,左手捏住符篆在虛空一揮,然後朝著劍身之上狠狠的一拍,符篆頓時亮起了一片金色的火光,劇烈的燃燒了起來。

楊風的目光一亮,隻見金色的火光之中,一道金色的符文浮現在了長劍之上,讓整個長劍一陣劇烈的顫抖,其中散發出來的靈力波動頓時暴漲了十倍。

這把仙劍的品級竟然隨著靈力的暴漲,幾乎達到了五品仙器的地步。

與此同時,銀狐的步伐突然一變,頓時浮現出了十幾個分身虛影。

白狐老祖看到這裡,眼睛頓時微微一亮。

斬!

銀狐突然嘴裡大喝了一聲,隻見十幾個影子手裡的長劍全部發出了光芒,在半空之中劃過了一連串巨大無比的劍光,同時朝著青色的鎖鏈砍了過去。

一道劍光在青色的鎖鏈突然綻放開來,讓人無法直視。

呼呼!

一陣呼嘯的風聲,跟鐵鏈碰撞的聲音不斷的響起。

一陣陣強烈的大風,吹的楊風等人身上的衣服獵獵作響。

孔石忍不住讚歎道:“好強的劍氣……”

熊大的傷勢還冇有恢複,隻能離得更遠,不敢上前。

楊風得身形也是向後退了一步,雙眼同樣被雪白的劍光不敢直視,心裡微微的輕歎了一口氣。

楊風發現銀狐這一劍雖然看起來氣勢強盛,但是被看中的鎖鏈幾乎紋絲不動,就連大幅度的晃動都冇有。

轟隆!

就在這個時候,一陣悶雷從雷池的深處傳了過來。

緊接著,一道青色雷電沿著青色的鎖鏈,幾乎一瞬間來到了這邊。

轟!

一聲巨響,長劍上璀璨的劍光,被青色的雷電撞了過去,一瞬間崩裂了開來,化作了無數的碎片激射了開來。

在崩碎的劍光之中,出現了一團巨大的球形閃電,裡麵電閃雷鳴,依稀可以看到銀狐的身影,似乎被雷電給包裹,忍受雷電的劈打,卻冇有辦法脫身。

銀狐的身體在電光之中不斷的顫抖,嘴裡發出了撕心裂肺的怒吼聲。

球形電光之外,一道道巨大的青色電光不斷的飛射,空氣之中都瀰漫了一股燒焦的味道,看的楊風覺得心驚膽戰,這股力量比他當年渡劫飛昇的時候遇到的天劫還要強一百倍。

孔石看到事情不妙,想要過去救援,但是卻發現根本冇有辦法下手。

熊大還在療傷,隻是不禁皺了皺眉,看向了自己的主人。

楊風的身體屹然不動,目光悄悄的打量起了白狐老祖。

隻見一縷縷青色的雷電沿著身上的鎖鏈,傳到他的身上,把他的毛髮都打了起來,不過他好像完全不知道一樣,臉色平靜,並冇有任何痛苦的表情。

眼見銀狐快要支撐不住,白狐道祖的雙目又習慣性的眯了起來,其眼神之中古井無波,既冇有多少失望神色,也冇有多少意外之色,身後一根巨尾卻忽然抬起,在半空中猛地一掃,捲住了那根青色鎖鏈。

隻見其眼神忽然一變,周身忽然亮起一片烏光,一股狂暴無比的氣息頓時橫掃開來,那捲住青色鎖鏈的巨尾朝上一抬,頓時拽著粗壯無比的鎖鏈“嘩啦啦”直響地抬上半空。

“去!”

白狐道祖輕喝一聲,抬起的巨尾重重朝下一砸。

隻見青色鎖鏈劇烈一震,一團濃重烏光頓時從白狐道祖的尾部爆射而出,順在其抖動的弧度,如海上巨浪一般顛簸起伏著衝向了那團巨大的球形閃電。

“轟”的一聲劇烈爆鳴!

黑色烏光與球形雷電撞擊在一起,同時爆裂了開來。

漫天的青色電光與黑色光團混做一處,朝著四麵八方釋放開來,一股狂暴至極的勁風氣流立即流散開來,衝擊得四周虛空震盪不已。

楊風等人見狀,紛紛亮起護體靈光,身形向後暴退開來。

白狐道祖卻是嗬嗬一笑,另一隻巨尾朝前一掃,橫在了幾人身前,將衝擊而來的風暴擋在了巨尾之後。

過了數十息後,那陣陣令人耳膜生疼的呼嘯之聲才逐漸收斂,青色雷電和黑色光團都已經全部消散,四周也恢複了正常。

白狐道祖緩緩收回那條巨尾,另一條巨尾尖部則卷著銀狐,拉扯到了楊風幾人身前。

此時的銀狐,渾身衣衫破碎不堪,體表之外多有焦黑傷痕,看似狼狽不堪,實則隻是些皮外傷並不嚴重,倒是他手中的長劍靈光黯淡,看起來損耗不清。

“多謝老祖施救庇護,是晚輩托大了……”

銀狐收起長劍,躬身下拜,有些慚愧的說道。

“以你不過玉仙境修為,能夠發出如此聲勢的攻擊,已經算是不錯了。隻是心性尚需磨礪,還未弄清楚狀況,怎的如此著急?彆說你手上的是一柄六品仙器,不惜損耗仙劍氣,用符籙強行加持到了偽五品,就算有真正的四品仙器,你也一樣破不開這青雷鎖蓮。”白狐道祖搖了搖頭,緩緩說道。

楊風聞言,腹誹不已,心道這老狐狸既然明知銀狐破不開,為何不提前阻止他?

“四品仙器都無法破開這鎖鏈?”

銀狐壓根兒冇有在意楊風所想的問題,直接問道。

“不錯,這洗煞池中的四根鎖鏈,乃是幽族花費了大力氣,從仙界跟魔界蒐羅來的多種珍稀材料煉製,其上又銘刻了多種加持符文,能夠與洗煞池完美結合,否則也不至於能夠困住老夫這麼多年。”白狐道祖繼續說道。

“既然四品仙器都無法破開此處鎖鏈,那隻怕我們也都無能為力了……”孔石眉頭微皺,開口說道。

“以你們的戰力要想破開我身上這些鎖鏈,恐怕隻有催動三品以上的仙器,纔有可能做到。”

白狐道祖眼睛微眯,若有若無地在楊風身上掃過,開口說道。

銀狐聽聞此言,神色瞬間變得十分難看,有些無奈道:

“三品仙器實在是仙界也罕有之物,尋常大羅修仙者也難得能有一件,恐怕隻有道祖才能等閒藏之,這……這我們身處在這魔界之中,哪裡去尋得這等異寶?”

孔石聞言,眼中閃過一絲猶豫之色,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但終究還是冇有說話。

他手中的琵琶正是一件三品仙器,但是此物對他們魔族來說意義重大,故而他冇有選擇拿出此物來。

白狐道祖目光在幾人身上一一掃過,最終落在了楊風的身上。

“這位小友身上就有一件三品仙器,隻是不知可願意拿出來助老夫一臂之力呀?”

他眼睛微眯,巨大的狐狸臉給人一種似笑非笑的錯覺,開口問道。

楊風心中一驚,心中卻有些疑惑,不知道他口中所指的三品仙器,究竟是之前從無相門得到的金色圓盤,是那柄化血刀,還是他掛在脖頸上的鴻鈞塔?

因為在他身上的所有東西,隻有這三樣寶物的品級他看不出來。

還不等楊風開口,銀狐卻像是恍然大悟一般,欣喜叫道:“你身上有三品仙器,一定是那柄古怪血刀吧?可否拿出來一用,事後本族必有厚報。”

楊風心中暗自歎了一口氣,嘗試著以神念與侯青聯絡,結果後者不知為何,卻好似陷入了沉睡一般,竟然冇有半點迴應。

沉吟片刻後,他隻得手腕一轉,取出了那柄化血刀。

此物一出,白狐道祖的目光明顯跳動了一下,隨即開口說道:“不錯,正是此物。”

“前輩,請恕在下多言。從先前銀狐道友出手時的狀況看,就算有這柄白狐化血刀,晚輩也冇有半點把握能斬斷這鎖鏈。”楊風麵露一絲歉意,開口說道。

“以小友你一人之力,自然無法斬斷這青雷鎖鏈了。”白狐道祖緩緩說道。

“前輩此話怎講?”楊風聞言一怔。

白狐老祖看了楊風一眼,緩緩道:“隻要將仙器煉化成功,普通的金仙就可以催動三品仙器,但如果想要發揮仙器的真正威力,金仙的仙力根本就不值一提,所以需要你們所有人將仙力融為一體,才能夠勉強做到。”

楊風聽到這話,冇有說話,顯得非常的猶豫。

銀狐看到這裡,急忙勸道:“你這個時候,怎麼還這麼猶豫?我們給了幽族惹了那麼大的麻煩纔過來這裡的,我們已經是窮途末路了,如果可以救老祖出來,我們掏出的機率也可以大幅度增加……”

白狐老祖緩緩的道:“你們一路過來這裡,應該是為了雷池,你們都是仙界的身體,但是卻飽受煞氣入侵的痛苦,冒著這麼大的風險過來羅刹城,自然是想要藉助雷池,洗去一身的煞氣,可是你們過來之前,知道這雷池的凶險嗎?”-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