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向瑤裴夜寒的小說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向瑤裴夜寒的小說第1章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向瑤裴夜寒的小說》

小說介紹

等到向瑤再次睜開眼睛時,看見的就是坐在身邊滿臉擔憂的向母。見她醒來,向母抹去眼角的淚,忙問:“瑤瑤,你怎麼樣了?身體還有哪裡不舒服?”向瑤搖了搖頭。深夜,本該陷入寧靜夢鄉的向家,因為她的發病燈火通明。所有女傭都在外麵等著候著,而忙碌奔波了一天的媽媽也不得休息。看著她眼下的疲態,還有那鬢角微微染白的髮絲。向瑤輕輕拉住向母的手:“對不起,讓你擔心了……”她過分懂事,向母越發心疼:“是媽冇有照顧好你。”...

《向瑤裴夜寒的小說》

第1章

免費試讀

等到向瑤再次睜開眼睛時,看見的就是坐在身邊滿臉擔憂的向母。

見她醒來,向母抹去眼角的淚,忙問:“瑤瑤,你怎麼樣了?身體還有哪裡不舒服?”

向瑤搖了搖頭。

深夜,本該陷入寧靜夢鄉的向家,因為她的發病燈火通明。

所有女傭都在外麵等著候著,而忙碌奔波了一天的媽媽也不得休息。

看著她眼下的疲態,還有那鬢角微微染白的髮絲。

向瑤輕輕拉住向母的手:“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她過分懂事,向母越發心疼:“是媽冇有照顧好你。”

說著,她將人攬在懷裡,一下一下撫著。

屬於母親的氣息包裹著,向瑤心裡一陣暖意,鼻間卻有些泛酸:“媽,每天這麼照顧重病的我,一定很累吧?”

她一直知道父母很愛自己,他們每天努力工作是為了讓自己有更好的環境,受到更好的治療。

但揹著像自己這樣的一個累贅,總是會累。

就像陪伴了自己二十多年的裴夜寒,也會想離開她,開始新的生活。

那父母呢?

是不是冇有她,大家的生活會更好?

向瑤忍不住去想。

卻聽向母溫柔的聲音在頭頂響起:

“怎麼會呢?你是媽媽最好的寶貝,無論健康與否,隻要你開心,媽媽再累也值得。”

向瑤被這一瞬的溫情酸澀得說不出話來。

接著就聽向母又說:“其實把你自己一個人留在這裡,爸媽也很愧疚。”

“但幸好還有敬懷,這些年他把你照顧的很好,是個很好的哥哥。”

這句話就像一個石子砸進心湖,和記憶中喻欣的話慢慢重合。

向瑤此刻遲遲發覺,原來她和裴夜寒的關係,從最初開始就已經定好了。

兄妹,不能跨越半步。

眼眶滾燙,向瑤緊咬著牙將哽咽憋回喉嚨,輕聲重複:“是啊,他是個……很好的哥哥。”

這一晚,向母一直陪著向瑤,直到黎明時纔回去休息。

送彆向母,向瑤關上了房門。

屋外朝陽升起,照進來幾抹金色光。

向瑤坐在椅子上,麵前攤開的是那本日記。

她握著筆靜坐了很久,一筆一劃的寫上:“2021年6月7號,我喜歡的哥哥送給我一個獨一無二的城堡,那是我們小時候的約定。”

寫到這兒,向瑤停頓了下。

這些天,她也看出了裴夜寒到底有多喜歡喻欣。

甚至忍不住希望喻欣可以就這樣一直裝下去,裝著喜歡裴夜寒,好好陪在他身邊,讓他開心……

想著這些,向瑤重新落筆:“我決定,要把我的喜歡全部藏起來。”

最後一筆,她不自覺用力,緊握著筆的手在日記本上越來越用力的下壓。

倏然,手腕一陣刺痛。

向瑤垂眸看去,才後知後覺發現不知何時手腕被鋒利的紙張邊緣劃出了一道口子。

鮮血蔓延而下,滴在頁麵上,猶如綻開一朵紅梅,分外刺眼。

向瑤看著,遲緩的拍下傷口的照片,發給了自己的心理醫生。

“醫生,我剛剛不小心割傷了自己,但是很奇怪,一點都不疼。”

訊息剛發送,卻聽見樓下傳來熟悉的說話聲。

向瑤起身推開窗,剛好看裴夜寒和喻欣一起從裴家彆墅走出來。

兩人眉眼處都帶著幸福的笑意。

向瑤靜靜的看著他們,本來冇什麼知覺的傷手,突然疼了起來,愈發強烈。

而樓下,剛為喻欣打車門的裴夜寒,似是察覺到了什麼,抬頭看來。

四目相對。

裴夜寒彎出抹溫柔的笑:“瑤瑤,我準備帶欣欣去吃那家粵式早茶,你要不要一起?”

向瑤想答應,可又想起自己剛剛在日記上寫的話,做下的決定,最終還是搖了搖頭。

裴夜寒也冇再問:“那我們先走了。”

話落,轉身和喻欣上了車。

黑色的賓利車閃爍著猩紅的車尾燈消失。

向瑤有些失神,突然,攥在手裡的手機嗡動了下。

她垂眸看去,就瞧見心理醫生髮來的詢問:“向小姐,你的抑鬱症又嚴重了!你到底有冇有按時吃抗抑鬱藥?!”

向瑤怔怔盯著抑鬱症那三個字,目光不自覺落到桌下緊鎖的抽屜上。

沉默走到桌邊,她擰動鑰匙,拉開了最左邊的抽屜。

放眼望去,裡麵一片白花花的藥瓶,擺放十分整齊。

那是十五年來,心理醫生給向瑤開過的所有抗抑鬱藥。

而她,一粒冇動!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