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隱婚:我的老公是大佬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四百九十二章 大結局(下)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她虛弱的抬了抬手指,雖然是個很細微的動作,可細心的看護人員還是看見了,而且看懂了。

“快,快把夫人推過來,老夫人想看看。”女看護趕緊指揮著穆漓夕身後的人。

幾人趕緊將穆漓夕推到了病床邊上,女看護將穆漓夕的手抬起來,放在了邱銀花的手邊。

兩支同樣枯瘦的手,在碰觸到一起的時候,禁不住輕輕地顫了一下。

那一瞬間,邱銀花無法自已的哭了起來,她的女兒啊,怎麼就變成了這個不死不活的樣子了呢?

雖然她昏迷著,可還是覺得當初穆漓夕那聲嘶力竭的時嘶吼,冇有人知道,她其實是竟一切都聽在耳朵裡的。

她知道穆漓夕當時麵臨怎樣的抉擇,她知道她的女兒當時內心的崩潰!

她多想當時穆漓夕是選擇了唐擎而不是選擇了自己!她都活了這大半輩子了,都活夠了,可她的女兒呢,她的女婿呢,人生還冇開始就被毀了!

邱銀花心中也恨啊,也正是拚著這股子恨意,她居然掙紮著醒了過來!

女看護又給邱銀花餵了一些水,隔了好一會兒,她才能開口說話,她說的第一句話是,“漓夕,你要是活不下去,媽這條命也不要了,無論哪裡,媽也陪著你!”

當她虛弱的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客房裡的所有人都忍不住紅了眼眶,所有人都期待的看向穆漓夕,期待著,哪怕她一點點的反應。

邱銀花醒了,這對穆漓夕來說也是一件意義重大的事,所有人都期待著這件事能刺激一下穆漓夕,讓她找回自己。

可是,希望總會在最難熬的時候破滅。

穆漓夕還是一動不動,眼神空洞的望著前方,連一點兒迴應都冇有。

眾人等了好一會兒,期間邱銀花雖然虛弱,卻也一直和穆漓夕說著話,可半個小時過去了,穆漓夕卻依舊什麼反應都冇有。

到最後,邱銀花到底冇熬過這種痛苦的煎熬,哭著哭著又暈過去了,醫生和護士又忙活了好一陣,纔將她的情緒穩定了下來。

自從邱銀花的甦醒倒也冇能讓穆漓夕的情況好轉後,整個山莊的眾人更加小心翼翼的,因為整個山莊都被籠罩在了一種氛圍中,似乎都知道,如果這山莊的女主人一旦出了意外,那這山莊裡的所有人都不會好過。

隻可惜,再小心翼翼的照顧,也抵不過現實的殘酷。

半個月以後,最難以接受的情況還是出現了。

床頭櫃上擺放著心電監護儀,監護儀上的心臟跳動頻率越來越慢,慢到讓人忍不住擔心,是不是下一秒,這心臟跳動的頻率就會突然消失。

床上躺著的,是麵色蒼白的穆漓夕,此刻的穆漓夕,比上次的情況更加嚴重了。

她的身上幾乎冇有一塊可以掐的起來的肉,除了骨頭,就隻剩一下一張蒼白的皮囊而已,她的眼眶深深的凹陷下去,一雙眼睛就那麼睜著,直直的盯著天花板的方向,任由趴在床旁的邱銀花怎麼哭,她都冇有一點兒反應。

“林教授,你快救救我女兒啊!你不是國內的權威專家嗎?我女兒身體一點兒毛病都冇有,就心理出了一點點小問題而已,你救救她,救救她吧!”

邱銀花就想不通了,明明是好好的一個人,怎麼就因為一個刺激而變得這樣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了呢?又不是什麼癌症絕症,怎麼還能讓她要死了呢?

邱銀花一邊哭,一邊扯著林教授的袖子。

林教授看了一眼心電監護上的指標,神色沉重,無奈的歎了一口氣,搖搖頭,“老夫人,我、我們已經儘力了……”

說著林教授推了推眼鏡,不著痕跡的將眼鏡邊緣的淚滴擦了一下,“老夫人,您……抓緊時間……”道彆吧,後麵幾個字,林教授卻怎麼也說不出口。

邱銀花搖著頭,不敢相信林教授居然說出這麼殘忍的話,她低吼道:“你說什麼呢!什麼抓緊時間,我的女兒好好的,不會有事的!”

邱銀花歇斯底裡的吼著,穆遠將一切看在眼裡,忍不住上前抱住了她,“銀花!冷靜一點!冷靜一點!”

他嘴上說著冷靜,可整個人也在一中瘋狂的狀態裡,脖子上青筋暴露,也表明瞭他此刻接近崩潰的狀態。

嶽野衝進來的時候,就看見房間裡悲痛的氣氛,他心中咯噔了一下,趕緊上前去檢視穆漓夕的狀態,當看見心電監護上還有心跳的時候,他才鬆了一口氣,“還好,還有機會!”

林教授一怔,有些不明所以,“嶽特助,雖然我知道您著急,可是我們也要麵對現實,我們真的試過所有的方法了。”

嶽野抬起頭,冷冷的看過去,“林教授,你不是說對夫人最有效的幫助是至親的人的關懷嗎?”

“是啊!”林教授看了看屋子裡的穆遠和邱銀花,“夫人的至親都在這裡了,可半個月了一點兒起色都冇有。”

嶽野卻搖了搖頭,“不,夫人還有一個至親的。夫人的愛人……”

林教授愣了一下,“您是說唐總?可唐總現在的狀態根本離不開重症監護室,他冇有自主呼吸,一旦離開呼吸機就會死……除非……”

說到這裡,林教授突然激動了起來,“唐總有自主呼吸了?”

上次爆炸的最後關頭,唐擎拚勁力氣掙開了綁炸彈的繩子,可打底還是有些晚了,他隻來得及本能的往旁邊躲了一下,所以還是被紮傷了。

他傷得很重,送到醫院的時候幾乎是去了打半條命,一直就靠呼吸機輔助呼吸吊著一口氣,因為傷的重,他根本離不開監護病房。

“對,唐總雖然還在昏迷,可已經有自主呼吸了。”嶽野說話的時候,已經有工作人員推著一個病床從房門進來,床上躺著的,正是唐擎。

唐擎也昏迷著,身上還插著好幾根管子,可氣色卻比穆漓夕好一些。

嶽野趕緊指揮著人將唐擎的病床推過去,讓他的病床和穆漓夕的病床並排靠在一起。

一個昏迷著,一個睜著眼睛卻雙眼空洞,兩個安靜的人並排躺在病床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們的身上。

病房裡的氣氛很緊張,所有人都屏氣凝神,不敢發出一點兒聲音,連空氣都變得凝滯起來,讓人有些呼吸不暢。

邱銀花趴在穆遠的胸口,整個人都在顫抖,她像是在害怕,可更多的是一種期待。

期待著,一個奇蹟的發生。

嶽野來到床前,輕輕地幫助穆漓夕側過身,讓她空洞的雙眼可以看見唐擎的方向,他又在穆漓夕的耳邊,輕聲說:“夫人,看見了嗎?唐總在你的身旁,隻有你好起來,他纔有希望。”

冇有人知道,嶽野的話穆漓夕到底能不能聽見,也冇有人知道,唐擎的到來能不能讓事情出現轉機。

可,他們能做的,都做了,如果還無力迴天,那這就是命了!

他們可以認命,可他們也可以不要命。

邱銀花捂著嘴,一邊哭一邊盯著穆漓夕的方向,心電監護上的跳動頻率依舊很低,似乎唐擎的出現,並冇能讓奇蹟出現在她的身上。

邱銀花幾乎要絕望了,她咬牙道:“老穆,如果漓夕走了,我也要跟著去!這條命,我也不要了,不要了……”

穆遠一邊點頭,一邊道:“好,好,都依你!我們家一直都是你說了算的!你們走了,我也去,咋們一家人,永遠、永遠在一起……”

“叮!”

一聲輕響,從心電監護上傳來,那原本就脆弱的頻率,最終還是停止了下來,原本波動的曲線,變成了一條直線。

“不!這不可能!”邱銀花搖頭嘶吼,不敢相信這個現實。

穆漓夕的心跳,到底是停了嗎?

就這麼在他們的眼前,冇有一句話留下,就這麼離開了這個世界嗎?

邱銀花怎麼也接受不了這個現實!

嶽野站在一旁,也無力的癱軟在地上,他抬頭,看向睡在穆漓夕旁邊的唐擎,也忍不住哭著吼道:“唐擎!你醒醒!你最愛的穆漓夕已經死了!你再不醒,就連最後一眼都看不見了!唐擎!你聽得見嗎?”

關心的人都在嘶吼,醫護人員都在忙碌,林教授親自上陣參與搶救,儘管連他自己都覺得,這樣的搶救也不過是徒勞。

在混亂的病房裡,在邱銀花聲嘶力竭的喊叫聲中,冇有人注意到,唐擎緊閉的雙眸,緩緩的睜開了。

“穆、漓、夕!”

唐擎咬著牙,發出聲音,聲音不大,甚至隱隱的被掩蓋在慌亂中,可有些人,有些事,印在了骨子裡,卻讓人無法忽略。

在他發出聲音的時候,所有人都停止了手上的動作,往他這個方向看了過來。

所有人都看著唐擎掙紮著往穆漓夕的邊上靠,太過虛弱的他,剛醒來整個身體機能都處於崩潰的邊緣,可他竟然硬生生的翻了個身,讓自己靠在了穆漓夕的身上。

他不顧一切的一口咬住了穆漓夕的下唇,死死的,用儘全力的一口,又哭著低吼,“穆漓夕,我不允許你死!你敢死,我就一口一口咬到你回過來為止!”

他敢說敢做,一邊說,真的一邊咬穆漓夕,像是要把她吃進自己的血肉裡,不顧一切,瘋狂得令人恐懼。

所有人看著一邊哭,一邊咬人的唐擎,開始的時候覺得他瘋狂,後來的時候又覺得他可憐,看著看著,所有人都哭了。

“唐先生……您、您節哀吧……”林教授看不下去,拿下眼鏡後也開始抹眼淚。

唐擎卻對他的話根本不聽,隻是不顧一切的咬著穆漓夕,穆漓夕的臉上被他咬出了好幾個血印子。

林教授見勸說冇有用,隻得對旁邊的看護道:“把唐先生拉開吧……”

旁邊幾名看護紅著眼睛,無聲點了點頭,正要上前去拉唐擎。

突然,心電監護上又發出了“叮”的一聲。

隨著這個聲音響起,整個病房彷彿都活了過來,那監護儀上的心電曲線又重新開始跳躍了起來!

林教授覺得自己眼花了,戴上眼鏡又仔細看了一眼,難以置信的道:“夫、夫人……恢複心跳了!”

誰敢相信,一個奇蹟就真的發生了呢?

在死亡邊緣被搶救回來的,穆漓夕不是第一個,也不是最後一個,可對病房裡的人來說,她就是唯一存在的那一個奇蹟。

“我們的孩子還在嗎?”穆漓夕空洞的眼神,終於在眼淚模糊中恢複了神采。她轉頭,一瞬不瞬的盯著唐擎,眼中的深情像是最浩瀚的星空,閃亮、耀眼。

唐擎一怔,然後看向嶽野,嶽野無奈的衝他搖了搖頭。

唐擎收斂神色,溫柔的道:“有我們在,孩子將來還會有!”

穆漓夕眼淚湧出,又用力的閉上眼睛,哀痛過後,她好一會兒才重新睜開,“嗯。”

唐擎看著她堅強的模樣,心疼得又輕輕的吻在了她的唇上,“彆怕,你還有我。”

穆漓夕的嘴唇先前就被他咬出血了,現在被他碰了一下,疼得倒吸了一口涼氣,“你還咬?我都毀容了。”

“沒關係,你是我的,毀不毀容,也是。”唐擎微微笑了一下,笑容很輕,唯恐驚擾了這份難得的寧靜。

房間裡,還有心電監護儀上響起的有節奏的聲音,這樣的聲音,在這個時候,彷彿成了最動人的旋律。

所有人都安靜的站在周圍,聽著這樣的旋律,看著眼前那兩個在死亡邊緣徘徊,最終卻讓奇蹟同時發生在彼此身上的人。

冇有人說話,也冇有敢說話,因為他們都在害怕,害怕眼前的一切會是自己臆想出來的一個夢。

他們看著唐擎將頭靠在穆漓夕的頸窩裡,動作輕柔,舉止珍惜。

堂堂七尺男兒,那一瞬間竟像是一個尋找依靠的孩子,他顫抖著,用儘力氣抱住了她,隻聽他輕輕地在她耳旁說了一句。

“我們還活著,真好。”

有什麼,能比生命更可貴呢?

權勢、金錢、美貌?在生命麵前不過都渺小得近乎可憐而已。

在兩人相擁而泣的瞬間,他們的世界裡,除了彼此,似乎什麼都容不下了。

(全文完)-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